将军,回家种田吧_分节阅读_8
底色 字色 字号

将军,回家种田吧_分节阅读_8

    ☆、将军你夫人被非礼了

    “我与段长决皆无断袖之癖,也无男风所好,你大可放心。”

    本来颜笑只是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谁知顾瑾的步伐徐徐缓住,顿默几秒的时间让颜笑以为他心中不快,就此忽略了这句玩笑话,谁想他竟回头,侃然正色的如此回应,倒令颜笑有点不吃所措。

    “所以,你也不必为了这种怀疑而伤心了。”

    紧接着的下一句让颜笑啼笑皆非,原来他以为她哭得眼睛那般红肿难看,是因为这种事?

    “我才不会因为这个事儿暗自垂泪呢,也太小看我了。如果你们真的有一腿,我肯定会大大方方祝福你们的!”颜笑说着,伸手就要郑重其事的拍拍顾瑾的肩头,却发现人家高了她一截,她抬起胳膊够到他的肩膀还真挺吃力。

    顾瑾听她说得这般轻松愉快,又口口声声说祝福他们,又好气又好笑,完全不知道用何种表情来面对她,才能堵住她那张口不择言的嘴。

    不过下一秒他便知道,无需他来管教这小女子,有人一出现,自然就能让她乖乖噤口,一言不发。

    段长决不知何时从外面回来,生龙活虎的身姿全然不像之前受过伤的样子,颜笑偷偷用余光盯了他好一会,见他面色如常步伐稳健,心知那些个伤口不能耐他何,暗地里舒了口气,一块石头放下。

    等等,她干嘛要偷偷看他?干嘛还关心他的死活?

    颜笑不服气的即刻抬头挺胸,恨不得大摇大摆的在酒楼中走一圈,以显示自己刚才没有莫名心虚。

    “既然这么担心他,何不过去与他说话?”顾瑾眼角眉梢皆带笑意。

    颜笑轻嗤一声:“热脸不贴冷屁股你没听说过吗?他都那么甩脸子给我看了,我凭什么还要凑上去?”

    “那他凑过来,你就会消气了?”顾瑾总是能一针见血的摸清楚她潜意识里的心思。

    颜笑酸溜溜道:“他要是真凑过来,我就勉为其难的原谅他。”

    话虽这么说,但颜笑还是要点自尊和面子的,隔眼望去,见段长决压根没有要主动过来示好的意思,便也死了心,闷闷不乐的和顾瑾一道去了后方的厨房。

    “没想到你这大少爷还肯沾油汁。”颜笑看着顾瑾将碗筷亲自送去小厨房,惊得厨子伙计们还以为哪里得罪了这位爷,忙不迭的出来请安问罪,突然有感而发。

    打发了那群诚惶诚恐的人后,顾瑾这才慢悠悠接她的话茬:“你竟认为我是个养尊处优的少爷?”

    “难道不是?”

    顾瑾沉默片刻,点头又摇头:“你这么一说,也确实是,至少养尊处优是事实。”

    颜笑围着他绕了几圈,上下打量一番,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我知道了,你是不是家中有难言之隐,或者有什么深仇大恨,只好千里迢迢的来找武艺不凡的段长决替你报仇?”

    “咳咳,”顾瑾这下憋不住笑,亏得她想象力如此丰富,简直怀疑她是不是说书人的女儿。

    “有一点你说对了,长决的武艺确实不错。”

    颜笑终于不乐意起来:“我说,你和他到底是什么关系?一天到晚‘长决长决’的叫,我都没有这样称呼过他呢!”

    顾瑾恍然大悟,难怪这厮初次见面就对他怀有敌意呢,原来缘由在这里。

    “你这是,吃醋?”

    “鬼才吃醋了!”颜笑瞬间炸毛,“我吃谁的醋都不会吃他的醋,冷酷无情,爱搭不理,反眼不识,这样的人活该没人关心!”

    “扑哧”一声,顾瑾终是忍不住,捧腹起来。

    “你笑什么?不!准!笑!”颜笑自知没面子的一幕又被这家伙逮个正着,绷着个脸恼羞成怒。

    顾瑾堪堪收住笑意:“我竟不知段长决喜欢你这种类型的。”

    颜笑黯然:“他并没有喜欢我,你想多了。”

    如果喜欢她,还会眨眼就变得冷若冰霜吗?就算她有再多的不是,他也应该给她一个解释的机会。

    顾瑾看出她明显的失落神伤,也不抚慰她,转眼便换了个话题:“你叫什么名字?”

    颜笑蛋疼的看着他,敢情两人相互揶揄这么久,还是陌生人!

    “颜笑。”

    “言笑晏晏,和柔温顺,笑语盈然,倒是个好名字。”

    “不是那个言,是颜色的颜。”颜笑才不稀罕他那副文人骚客引经据典的模样,毫不客气的纠正。

    顾瑾失笑:“我便是夸你也夸不得?”

    颜笑一愣,但见他星瞳灼灼,恍惚间生出许多不明情愫,再一眨眼,还是之前那般调笑的眼神,大约是错看了。

    两人不知不觉间来到假山这处,颜笑发现自己路痴这个属性由始至终发挥得淋漓尽致,只见得满园春花芳菲,假石林立,就是不知道方才是从哪里进来的,待会又要走哪条路出去。

    “出不去了唯你是问。”颜笑摸索着观望了几条碎石路,咬牙切齿。

    顾瑾微微点头。

    这天下能如此雄纠纠气昂昂的对他说出“唯他是问”这个词的人,除了那位高高在上的皇权者,就只有她了。

    “唔!不要......不要!救命!呜呜,你放开!......”

    忽然间,颜笑隐约听见有人呼救的声音,还是个妹子,这大大激发了她的好奇心,提着裙摆顺着声源探去。

    寻到一处僻静而繁花锦簇的假石后面,那求救声越发清晰,凭颜笑上一世围观过的r18信息,立马反应过来,这姑娘铁定是受到非礼了!

    情急之中颜笑四下观望,看见一根挑水担子置在地上,忙不迭的顺手抄起,拨开花丛一声大喝:“哪个不要脸的大色鬼,找打!”说着往衣衫不整的男子身后毫不留情的一担子拍去,痛得那人“哎呦”一声,跌跌撞撞滚在一旁。

    只见那人捂着后背站起,横眉怒眼瞪着颜笑,丝毫没有被那一棍打得夹着尾巴逃走的意思,反而怒极反笑:“哟呵,大爷我还以为是哪个不长眼的混小子扰了老子的好事,原来是个送上门的黄花丫头啊?”

    这人竟是本镇最大地方官的儿子,何太守家的独子何学义。

    颜笑见过不要脸的,却没见过不要脸到这种境界的,敢情他是看不起妹子吗?

    气怒之下,颜笑也顾不上自己柔弱的体质,只想着好好教训这不知好歹的人一顿,当下扬臂又是一敲,眼瞧着就要往何学义的面门上撞去,却见他反手一抓,将担子那头握的稳稳当当,再一抽手推了一把,颜笑猝不及防的被惯力冲得跌在了地上。

    形势陡转急变,刚才还正气凛然的颜笑此刻如同待宰的羔羊一般了。

    “哼,还以为是个能耐的巾帼呢,这下自己也不保了吧?”何学义很配合的露出奸人得逞般的笑。

    妈蛋,剧情不是这么写的吧?说好的英雄救美呢?虽然她不是英雄,那个姑娘万一是个美人呢?

    说到姑娘,颜笑赶忙转头望去,只见那姑娘擦着眼泪惶恐的系着衣裳,抬起头来竟让颜笑一愣,这不是凝翠吗?

    何学义容不得颜笑多想,两三步便来到她跟前:“既然你这么主动,那我就......”

    这时后退已经来不及,那张难看的猪脸说着就凑了过来,颜笑恶心的胃部一阵翻涌,哗啦一下吐在了人的身上。

    顾瑾正在身后好整以暇的观望这场好戏,这丫头果然没有令他失望,竟然以卵击石,而不是回头找他帮忙。

    不知道她是真蠢呢还是真蠢,眼看她就要被那人非礼,上一秒他还迫不及待的想出手,下一秒就见那人不可思议的退开站起,一脸嫌恶的看看自己身上的脏物,匆忙离去。

    “丫头片子,你给我等着,本大爷不教训教训你,就不姓何!”

    大约反派总会在离开时说出不负众望的台词,颜笑心中也不畅快,这他吖还是第一个把她丑到吐的人类啊!

    闹剧过后,顾瑾也不来扶她,凝翠穿戴好也不来扶她,颜笑怒了:“喂,你们两个没良心的,没看见我摔倒了吗?!”

    凝翠皱眉:“颜笑姐,谢谢你......”

    “谢我还不快拉我起来?”

    顾瑾夸张的捏住鼻子慢悠悠道:“你看看你吐得稀里哗啦的,恶心成什么样了,还要劳烦别人近你的身,想太多了吧?”

    什么鬼,到头来还是她一个人在出糗吗?

    作者有话要说:

    ☆、将军这章没出现

    凝翠虽然没有天生丽质之色,也比不得颜笑的唇红齿白,小巧俏丽,但五官端秀,比起一般的农妇人家自然要亮眼许多。

    早在以前到镇上兜售刺绣小鞋的玩意时,不期然的,凝翠就被何学义百般作弄,各种被吃豆腐,但前几次都是跟着叔婶一道,没怎么警惕,这次叔叔婶婶忙春农,她便自告奋勇独自前往集市,不想一次就中了套,被何学义欺辱得恨不得要自尽,幸亏颜笑歪打正着撞见,否则一生的清誉便这么不明不白的毁了。

    要知道女人的名节最为重要,要是真被何学义得逞,她不是去做低三下四的姨娘,就是抬不起头的残花败柳,这个解救她于水深火热之中的恩情,让她不得不对颜笑刮目相看,再不敢对她的男人觊觎半分。

    凝翠自知自己浅薄胆小,反正她活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看见有女人如同泼妇般不顾形象的拿起担子教训官家子弟,她被欺负时虽然心有不甘,也反抗不断,可却没有想过要将对方训得灰头土脸,狼狈而走,更不要说人家还是个权贵之子,得罪他一人,全家都吃不了兜着走。

    颜笑往凝翠光裸的背上浇了一瓢热水,关切的问:“你没伤到哪里吧?”

    此刻颜笑正像个服侍姑娘的婆子一样,给凝翠又是加洗澡热水又是搓背,当然,她那份羸弱的力气不提也罢,有这份宽慰别人的心意就够了。

    一连问了三遍,凝翠不知在出神的想什么,颜笑还以为她落下太重的心理阴影,急忙卖力劝道:“那浑蛋没有得逞,以后也不会有机会得逞了,往后你要来集市卖东西,记得带上村里的七大姑八大姨,吓得他屁滚尿流!”

    可凝翠还是不出声,颜笑只好再接再厉:“你放心,今天这事儿只有我和那位顾公子看见,绝对不会泄漏出去的,别担心啦。我的人品很好的,你大可放心,至于那个顾公子嘛......虽然他的人品没有我好,但是我会让他守口如瓶的,安心啦。”

    颜笑絮絮叨叨,也不管对方有没有听进去,苦口婆心,尽职尽责得很。她知道清誉对于一个女孩子的重要性,也不希望曾经与她活力四射斗嘴的妹子为此落下什么无法消弭的心理阴影。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