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回家种田吧_分节阅读_37
底色 字色 字号

将军,回家种田吧_分节阅读_37

    颜笑不知道顾瑾为何要帮他们,莫非他是良心发现,不可以抛却昔日战友,这才调兵遣将而来?就算是这样,他又怎么知道郭均的老窝在这片山林里?

    正思忖间,她游离的目光忽然触到一人的身影,想也不想便喊了出来:“小八?!”

    作者有话要说:  这文快要完结啦~

    ☆、丞相大人果然不是好人

    小八同志本想神不知鬼不觉的做完自己该做的,深藏功与名后默默遁走,奈何已经被嘴快的颜笑暴露了行踪,他只好木着脸走出人群。

    可他出现后,反而没有颜笑插嘴的份,那郭均对他警醒,接连问了他好几个问题,愣是不将人放走,等到后来陆陆续续的整顿完三方人马,颜笑已经困得睁不开眼睛,便没心思拉着他嘘寒问暖。

    营帐再次三三两两的立起,这回没有人敢深入这片山林打扰他们,审讯和商议自然是有的,只不过这都不关颜笑什么事儿,她这会儿趴在垫子上给自己后背上药,不过手臂不够长,总有那么一处抹不到,愁得她心烦意乱,她等着段长决回来给自己上药,可他迟迟没有过来。

    段长决与郭均去了另一处帐子里促膝长谈,不过没有谈多久,里头就传来隐约的叫嚷声,一听就知道是郭均的,段长决与小八明显不是那种遇事聒噪的人。

    颜笑心中担忧,怕他们又生什么事端,只好急匆匆贴好药膏披好外衣,在帐口矮身听了片刻,那吵嚷声却慢慢趋于平静,她待了一会儿,什么也没有听清楚,夜风袭来,吹得她那点困意渐渐消散,她琢磨着只要三人不打起来,一切好说,可以回帐篷里继续她的春秋大梦了吧。

    她扶着膝盖悠悠站起,一抬头,便看见段长决掀了敞口走出来,两人四目相对,颜笑颇有些尴尬,她这是担心他们不能和和气气说话才蹲在外面偷听的,她平时可没这嗜好,段长决别把她当成有偷窥癖好的怪阿姨了吧。

    颜笑吸了吸鼻子正想着该怎么委婉的解释一下,段长决看眼前人明明身子单薄,新伤旧伤全未好,这会儿还傻愣着只披了件不御风寒的春衫,当即拉下脸带着她进了帐篷。

    颜笑发觉这厮如今表情比以前丰富多了,虽说在别人面前仍沉默寡言,但在她跟前竟表露出她能理解的情绪,颜笑心中高兴,知道他这是在担忧自己,不过,伤也伤了,要是伤上这么一把让他跟着她走,也是值得的。

    “嘶——”

    垫着枕头闭目享受段长决服务的颜笑再也不吝啬自己的吃痛声,先前她自己一个人上药时感觉并不疼啊,此刻却觉得后背火辣辣的灼痛,忍不住叫了出来。

    段长决动作一顿,眉宇锁得更紧了:“很痛吗?”

    也怪他没有在马上将她护好,让她一再胆战心惊,还受这等皮肉之苦。段长决在心头暗暗发誓,以后断不能再让她经历这种可怕的事了。

    “不是很痛。”

    “我们的援兵确实是顾瑾派来的,是小八报的信。”

    “哦。”

    颜笑低呼出声后才发觉自己显得柔弱了点,以至于段长决后面说的几句话她回应得特别敷衍。她已经想好了,段长决是个将军,以后南征北战的肯定要跟着他吃不少苦,况且这世道,她应该坚|挺一点,不能再动不动就一副娇娇弱弱的模样,所以首先要心智坚强,然后?然后再让谁教她点儿自保的武艺,不能再这么丢脸的动不动被戳个半死不活了,嗯,就这么办!

    颜笑自顾自埋头想得快活,如意算盘打得劈哩啪啦响,却未曾注意到她身后段长决的目光隐忍,欲言又止。

    半晌没有听见段长决的回话,颜笑便要主动问起来,她惯来不喜欢她问一句,段长决答一句的无趣脾气,可那人似乎真的不想和她透露任何信息,她憋不住,感觉再不问就被闷死了。

    “顾瑾要做皇帝。”

    段长决忽然抢先开口,仅此一句,信息量却无比大,但颜笑愣完之后,回头看他的神情,他神色复杂,也看不出是喜是忧,索性转回了头,怡然自得的将脸埋进枕里。

    他用的是“要”,不是“想”,那大约,顾瑾如今的声势和能力已经不是太后所能掌控的了,他要,所以他敢去夺,而不光只是想想。

    从前颜笑就觉得那顾瑾与众不同,长得一副小白脸的模样,气势却凛然大度,原来人家野心那么大。

    “他要是有治世安邦的能力,做皇帝也未尝不可,反正现在咱们大裕国已经处于水深火热中,万一他正好是解救黎民的乱世明君......”颜笑忽然停住了,她忆起来,段长决并不待见顾瑾的,她这么抱有期望的夸那位丞相,估计段长决不大高兴了吧......

    段长决听她说了这么一大段,果真不吭气,颜笑怒了,侧身瞪眼:“其实你也不是特别讨厌他吧,不然你当初也不会把我托付给他。”

    段长决点头,复而摇头,颜笑完全看不懂他这高深莫测的表情,凶神恶煞道:“难不成他那样坏心眼的人,你也敢把我放在他身边?是他太得你信任,还是我根本不重要?”

    看看,说来说去,颜笑还是在计较患得患失的重要性。

    段长决沉吟片刻,将她后背整理完毕后拢好衣裳,几不可闻的叹息:“颜笑,我并不放心他,但也不是不将你放在心上,只是我知道,我有条件和他换,他纵然再不好,也不会为难你。”

    “可你的虎符不是还在你的手上吗?而且你也做了将军,功不可没,往后还不知道谁听谁的呢......”

    “不,我必然会听他的。”段长决平静道。

    颜笑双眼熠熠,急切的打断段长决的话,几句过后,她忽然眸光通透,幡然醒悟,“你......你该不会是答应他,帮他打天下,助他夺皇位吧?”

    段长决轻轻点头。

    “为什么?你不是不喜欢他吗?”

    颜笑不明所以的望着他,她记得多年前的恩怨是有顾瑾促成的,如今段长决怎么大发善心出山帮他?明明他曾经也有虎符,也有隐秘的力量可以利用,他却偏偏窝在小山村里,任凭顾瑾多顾茅庐也冷眼相对,现在却不无动于衷了?

    “我是不看好他,但那是因我个人原因,单从政治手腕上评价,他的确让人刮目相看,那金门之急也是他的计策才让齐军撤退的,而且我也没有达到恨他的地步,要说恨,当然是太后领先。”

    段长决将颜笑身上的被子裹紧,不紧不慢道:“你说得对,如今的裕国大不比从前,内忧外患,若再继续让那群人昏聩下去,国家永无宁日。我曾是一国之将,该我出力平乱的时候,还是会为国尽绵薄之力,断然不会弃甲,不应该因我一时的私怨而不顾大局,置身事外。”

    “所以你选择弃暗投明,即使那人与你有私怨?”颜笑揪着被角,喃喃问道。

    段长决点头:“如今我手里有两股兵力,一方是郭氏一门的残余精兵,一方是我上任后新编制的兵属,我准备把郭家军还给你哥哥,他是去是留,是报仇还是隐归,我都无异议。”

    “你是不是傻?这兵权你应该抓着不放,收拾完那阴阳怪气的太后,再把顾瑾打个措手不及,然后你就可以万人之上了,干什么要帮那顾瑾?”颜笑一张小嘴喋喋不休,很是为段长决打抱不平,在她看来,自家夫君隐忍多年,带起了郭家兵却要拱手相让,多傻多天真啊!

    段长决目光一闪,盯着她问:“你想做贵胄人家?不想过以前的生活了?”

    颜笑被他这么突然的一问,有些莫名所以,继而失落道:“不啊,还是以前的日子比较适合我,我不会那些勾心斗角的手段,别人算计了我,我也不知道怎么还手。”

    “如果你知道怎么对付别人,是不是期盼达官贵人的生活?”段长决不依不饶。

    颜笑不清楚他问的到底是何用意,却还是看着他的眼睛诚实道:“在哪里生活对我而言并不重要,只要你和我在一起就行,就像之前在丞相府,你音讯杳无,我怎么可能坐得住?即使那里的生活再锦衣玉食,我待着也是索然无味。”

    段长决拂了拂她的发梢:“如果,我按时给你音信呢?你是不是就能乖乖等着了?”

    颜笑捕捉到一个字眼后,忽然明白他要说什么:“你又要我等了?”

    段长决不忍看她眼中光华黯淡,“不会很长时间的,等我帮顾瑾登上王位......不,等我再打一仗,就与你回盘山。”

    “......我知道了。”

    段长决看得见颜笑眼里的失意,可他不可能反悔,也不会说什么安抚话,他希望她问点什么,可问什么说不定都是颜笑不想听的答案,他已经决定了,她再问又能改变什么?

    两人愣是就这般沉默着过了一夜。

    颜笑这晚一会儿梦见自己被刀剑砍得痛不欲生,一会儿梦见和段长决回到了盘山,时梦时醒,没有睡多安稳。

    可怜段长决更是一夜无眠,他对颜笑总是出尔反尔,先前说带她回盘山,如今又要离开她,她会不会觉得自己是不守信用的,只顾实现自己宏图大志的负心汉?

    事实上,颜笑早觉得他是负心人了。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小天使们的留言 \(^o^)/

    ☆、夕阳无限好

    天未大亮,几拨人马便开始走动起来,颜笑看枕边已经空无一人,索性穿戴好,只是周身无精打采,远远看见段长决立与小八说着什么,她有些吃惊,这两人一夜之间这么和谐了?

    “小八。”

    昨天还没有来得及询问他有没有被马贼伤到,这会儿看他面若往常,神色无异,连那衣裳也是新换过的,颜笑心中微微放下。

    不过,听说高手受伤有可能不会表现出来,颜笑转念一想,赶紧开口:“你还好吗?你怎么寻到这里来的?怎么摆脱那群马贼的?没有受什么内伤吧?”

    她这一串连珠炮式的问话让小八反应呆滞,也惹得段长决不自觉的皱了皱眉。

    “属下自然无法调动兵马,是主子下令的。”小八反应过来后垂目道。

    颜笑努嘴:“我才不信他那么好人。”

    “他当然不是什么好人,他这番来帮忙,明明可以提前告知我们太后的人会来,让我等防备好就是,偏偏如此大动干戈的帮我们,无法是要我们欠他一个人情,日后好开条件。”郭均不知何时站在颜笑背后,大剌剌道。

    颜笑当然知道顾瑾没这么好心,而且他的条件已经开出来了,对付太后那帮人必然要新贵权势和招兵买马的手段,光靠嘴皮子功夫,再多计谋也说不动昏庸的皇帝退下宝座,不过她实在没想到顾瑾脸皮那么厚,当年背叛过好战友,如今还能面不改色的威胁人家帮忙。

    也是段长决心中始终系着裕国百姓,他早年也是征战沙场的人,自然更难以对岌岌可危的国家坐视不理。

    颜笑面对这个便宜哥哥轻松得很,虽然两人长年没有在一起熟悉过,但郭均看起来坦言豪迈,有什么话并不像小八或段长决那么拐弯抹角,旁敲侧击才回应,因此对他的印象也不错,冲他回礼一笑。

    郭均知道现在不能逼着这个刚认识的妹妹对他做亲昵状,凡事要循序渐进慢慢来,早晚会有兄妹情谊的。

    “我要去安顿好这一干弟兄,就不与你们相送了,就此告辞。”郭均朝三人抱拳,也不多说什么,望了颜笑一眼道:“芸儿,你嫁给段将军也算福气,往后好好相处,随他一道吧。”

    颜笑面露吃惊,她还以为郭均会百般阻挠她与段长决继续相处,昨天那般义愤填膺,今日立马改口了,也是神奇。

    颜笑迷茫,难道在她不知道的时间里,昨夜他们敞开胸怀,掏心掏肺的叙旧了?

    她倒是想跟着段长决,可怜昨天段长决都说了,要离开她去建功立业打江山,又要把她给留下了。

    不会又要住在顾瑾那里吧?!

    山路崎岖难行,千峰万仞在他们行径的路途上竞相舒展开来,一队人马被段长决编整一番,整齐有序的赶着路,至于郭均那一路人手,已经和段长决他们分道扬镳,背道而驰了。

    颜笑一人坐在马背上,大腿根磨得极其不舒服,不过这多天的磨难早已让她学会不发一语,大家都有要事在身,她也不会像从前那样娇滴滴的责怨了。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