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回家种田吧_分节阅读_40
底色 字色 字号

将军,回家种田吧_分节阅读_40

    颜笑怒了,她才不要见尸,活要见人,一定要见到人。

    难怪他途中会匆匆回来与她一叙,颜笑还这才懂了,他肯定预测到什么不祥,还把她托付给小八,她又不是玩具,想交给谁就交给谁!

    本来这一路算是小八与凝翠友好相处增进感情的时刻,可惜突逢这种悲剧,颜笑面上没有表现太多,心里一定难受极了,他们又怎会眉目传情呢?

    凝翠心里也难受,她难受的不仅是因为曾经崇拜的段大哥身死,也难过她的心上人被指派给颜笑照顾一生......她心有哀戚,这可是段大哥的嘱托,难道她与小八就此有缘无份了吗?

    这次三人没有费多大功夫就回到了昔日的盘山镇,一路没有严格的关口盘查,也少了硝烟战火的担惊受怕,本以为再次回来这里是一路的欢声笑语,却死气沉沉到可怕,连活泼好动的茂茂也懂事的不吵不闹。

    盘山镇依旧是曾经的那个盘山,只是有许多的物是人非,当年大家逃的逃,散的散,有些人已经再也看不到,比如李三姐,有些人却固执的回到了这里,重新扎根成家立业。

    凝翠回到老家,心情自然分外激动,下了马车一路走来,竟发现了不少新面孔,她急急的朝村里走去,想看看叔叔婶婶是否安康的在家里等着她。

    颜笑看凝翠离去的背影,忽然开口:“你去看看凝翠吧,村里添了新人新路,免得她走丢。”

    这村子凝翠闭着眼睛都能摸回自己家,哪里谈得上走丢?但小八明白颜笑此刻的心情,沉默着牵着茂茂离开。

    颜笑整了整衣裳,没走几步路就看见了坍塌焚毁的茅屋,周边陆陆续续冒出来几幢新房屋,也就她家这一块地光秃秃的,竟也没人来占它。

    颜笑还没来得及抒发一下悲凉的心情,就被眼尖的邻居看见了。

    “段家媳妇儿,你可算回来了!”那家婶婶同从前那般亲切,拉着她就要嘘寒问暖,“俺们听说不打仗,就都回来了。我还以为你和段小哥再也不回来了呢,你不知道,这段时间哪,咱们村镇......”

    “咦,怎么不见段小哥?”婶婶总算发现颜笑面色不大好,左右观望,没发现段长决的身影,只颜笑孑然一人回来,模样让人担忧。

    颜笑听她这样问,也不知怎么开口,但是听她这么一说,心里登时凉了半截,若是邻里四舍都没有发现段长决的身影,不就说明他压根没有回来么?

    也是,家里都烧成了这样,他就算回来也不知道在哪里落脚,但如果他看见自家房子重新建起来了呢?

    “他还在外头忙些事儿,让我提前回来等他。”颜笑撑起笑脸,“真难为你们还护着我们家这寸地儿。”

    那婶子不好意思的笑笑,脸上多有失落之意:“咱们村死得死走的走,新迁进来的人还没能熟识起来,也就我们这些祖上烧了高香能回来的人还算知根知底,你这荒废的院子当然不能给旁人占去,虽说时下混乱,可也要等你与段小哥的消息再做决定。”

    颜笑见这妇人说得憨实,迟疑道:“村里人待我如何,我是知道的,只是这次回来,不止我一人,还有茂茂,凝翠和我一个朋友,这房子一时三刻也变不出来,只是不知道村里的驿站有没有重建......”

    婶婶恍然大悟:“我就说你在担心什么呢,原是忧心这事儿,这算什么事,咱们一村人,还能让你们睡大街不成?”颜笑不好意思的笑笑,其实她这样故意提出来,也是打定主意让大家收留她几天,不然小八与茂茂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安顿。

    邻里们都朴实,再加上战火的洗礼,如今遇到曾经的乡亲愈发觉得亲切难得,对颜笑的难处也略知一二,虽说她嘴里含糊的说着段长决会回来,实际上不知有多少亲人说过同样的话后,再也没有归来过,因此越发觉得颜笑妹子可怜。

    日子尤其难熬,自从她回到这所谓的故乡,京城的风声也静悄悄的,将军夫人离开的消息仿佛无人知晓,无人在意,只是段大将军的尸首还未找到,不满的声音越积越多,朝政局势瞬息万变,只是这针对的,都是太后一方罢了。

    想必如今这局面是顾瑾得偿所愿的,他不就是希望太后倒台,自己可以一步登天吗?

    颜笑发了半会儿呆,瞧着手里湿答答的衣物,沉涩的笑了笑。

    段长决依旧没有回来。

    一晃夏至如风,除了远在天边高位者的阴谋阳谋演变不断,这小小的盘山镇却是安逸得一如既往。

    颜笑曾经的房屋经过大家的帮忙,好容易恢复原貌,只是小八还是要避嫌的,他倒自在,去驿馆打杂,手脚利索,被包吃包住了。

    到底物是人非,颜笑从一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村姑变成了日日辛勤劳作的村姑,而陪在她身边的人,不是段长决,变成小八罢了。

    不是她喜欢光荣劳动,实在是不大指望的上小八。

    他一个使刀弄枪的,擅长行刺下毒为非作歹,只是这农家小日子他却没有做过,不管怎么说,即使他干的是危险的活儿,可跟的主子是至高无上的,以至他的待遇也十分不错,打点人情他也会,可何时播种收割打虫,却是一无所知。

    颜笑跟着段长决的优势这时候便显出来了,没吃过猪蹄好歹看过猪走路啊,经过婶婶大姐们的提点,她做起这些农活儿麻利不少,小八自然也跟着学,只是颜笑好似并不乐意他与她一道干活。

    颜笑当然不乐意,她把小八带回来,又不是和他卿卿我我的,也不希望别人误以为他与她有什么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她可是致力于搓和小八同志和凝翠的呢。

    凝翠与颜笑已经不是一两天的熟了,隔三差五就来搭把手,一来二去,颜笑心中感叹,要是两人真能眉来眼去就好了,也不知她成日里制造让他俩单独相处的机会有没有浪费。

    今天徐风郎朗,要是以前,颜笑估计就着这和馨时光打盹了,只是今时不同往日,这会儿她在树荫下,握着捣衣杵辛辛苦苦的捶衣服,满头细汗顾不上抬腕擦。

    茂茂不知道和哪家孩童搭伴去教书先生家了,他还年幼,虽然懵懂,却也知道不会来缠着颜笑,自李氏一去之后,这孩子比同龄人懂事得多,颜笑看着也不知道该放心还是该忧心。

    她专心致志的倒腾衣裳,忽然发觉头顶上树荫的阴影更加浓厚,抬头逆光瞧着的瞬间,心在突突的跳。

    是......段长决吗?

    颜笑看清了来人,连同他身后华贵的马车与下人,心中慌乱起来。

    是顾瑾。

    颜笑犹如惊弓之鸟,僵着身子站起,手里的棒槌忘了放下,仿佛只要这厮给她带来什么不好的消息,她就要挥起拼命。

    “段夫人竟这般勤快,着实让本相刮目相看。” 顾瑾一开口,果真还是他的风格。

    他看颜笑傻愣着,也没有要请他进屋一叙的意思,只好提醒:“段夫人让旧友巴巴的站在门口,不大好吧?”

    “你可知道段长决的生死?”

    顾瑾微怔,面前这女子望着他,眼里半是惊惧,半是期许,没有一句多余的话。

    他知道,颜笑是不会怕他的,她惊怕的只是他带来的讯息。

    顾瑾敛了脾性,中规中矩:“他没有死。”

    心中大出一口气,这许多天来郁郁于心的消息终于拨云见日,颜笑脸上还未露出喜色,却听顾瑾沉着声音道:“可他武功尽废,如今只是一个普通人。”

    “哦。”

    顾瑾看她的反应越加疑惑,怕她没有听清,又道:“他一身武艺尽失,和这家家户户的寻常男子并无二处了。”

    颜笑点头:“这样啊,他人在哪里?”

    顾瑾终于变脸,面上情绪略显不满:“他已经不能再上战场,得不到功名利禄,给不了你荣华富贵,难道你不介意吗?”

    颜笑露出舒缓的笑意:“我与他在一起时,过的日子虽然清贫,可我依旧像个大小姐一样被照顾,所以,关键不在于有没有高官厚禄,只在于他心中有没有我。”

    顾瑾听她不紧不慢的说完,眼中满是不可思议与了然。

    是了,他一个大丞相,为了争权夺势登上皇位,自然对山水田园的清贫生活不屑一顾,若他半点有归隐之心,大概也不会扯出这许多事了。

    “人我给你带回来了,只是,”顾瑾挑了挑眉,颜笑最见不得他说半句卖关子的腔调,催促道:“只要还活着,就是植物人我也认了。”

    顾瑾没有问她“植物人”是个什么意思,他侧头望向身后四平八稳的马车,“你要的人,就在里面。”

    颜笑心下一紧,段长决已经回来,却在马车里不肯见她,大约只有一种情况,他没有办法下来,那他是......伤得很重?

    颜笑疾步上前,挑开帘子探去。

    果真如她所料,段长决双目紧阖,面色苍白的躺在不算大的马车内,即使外头这么大的动静,他依旧没有醒来的意思。

    该不会被她乌鸦嘴说中了吧?他真的成了植物人?

    顾瑾跟着上前,慢条斯理:“你放心,这不是他的尸身,他也不是快死的人,当然,他之前的确受了很重的伤,只不过快养好了。”

    “那他为何不肯来找我?”颜笑语气里颇有几分怨怼。

    “他一身绝学被废,又被太后的人盯上,不给大家造成已死的错觉,如何瞒天过海逃出升天?”顾瑾转头看向颜笑,“他自觉辜负了你,才把小八讨去照顾你,明明思之如狂,却不愿来这里找你,作为朋友,我只好给他下点药,好将他带出来。”

    “你......你又给他下药?”颜笑皱眉。

    顾瑾笑笑,“我还以为你会高兴见到他,没想到你在意的却是我算计他的事。”他眉目一凛,冷然道:“我当然会算计他,我算计他一次,就能有第二次,如果他不离开我的视线,大概也会有第三次,无数次,差不多的手段,也足以让他知难而退。他到底与我不同,成大事者,又怎会心慈手软。”

    “那是因为,他肯定还当你是朋友啊。”颜笑脱口而出。

    顾瑾微微一笑,当真是顾盼生辉,“我也没有当他是敌人,不然,今日你不会看到我,往后也不会再见到他。”

    颜笑讪讪,他这是要她低头谢恩的意思?但若不是搅合了这位丞相的事。段长决又怎么落魄到失去武功?

    “我这一走,便不会再来了,也希望不管外面发生什么事,你们都留在这里,不要插手。”

    颜笑连连点头,以后她可不会再让段长决离开她了。

    “那小八呢?”颜笑紧张的看着他,忙不迭道,“你已经将小八指给了段长决,以后他就是我们的人了,你不可以再为难他,也不能再让他回去。”

    顾瑾好笑的望着她:“就是我出尔反尔,你又能如何。”

    颜笑急了:“身为丞相,一言九鼎,不可食言,否则天下人还会听你的么!”

    “今日一别,愿永不再见。”顾瑾忽然肃起面孔,听得颜笑心中酸涩,她抿抿嘴,面对这个至今分不清敌我的丞相大人微微点头,“只要你不再找段长决。”

    “今日决定把他送来,日后就不会再来找你们。”顾瑾的笑意如春风拂面,颜笑顿了顿,呐呐道:“你......珍重。”

    段长决睁开眼的第一瞥,就是颜笑。

    他诧异的愣愣看她,欲言又止。

    颜笑朝他粲然一笑:“段将军,别来无恙,你再飞出我的手掌心试试?”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