ΠáΠъêǐsнū.?οm 番外
底色 字色 字号

ΠáΠъêǐsнū.?οm 番外

    第三十次调教(h,sm,1v1) 作者:花重锦
    ΠáΠъêishu.?om 番外
    一对儿一边在小城市经营冰淇淋店一边做慈善的夫妇突然走红了网络。
    最开始走红的是他们的冰淇淋店,无论是必配的冰淇淋咖啡套餐,还是店内的装潢,吸引来了很多关注。
    当网上扒出丈夫是万鼎的公子爷的时候,全网都沸腾了。
    一个富二代,视金钱如粪土,一心做慈善;视荣华如无物,一心陪着妻子开店。这样的反差戳中了网络舆论,再加上网上后来扒出了一些夫妇二人各自在一些条件艰苦的地方做慈善的照片,知道那位妻子曾经是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一员,一时间猜测之词溢美之词铺天盖地。
    万鼎的公关部抓住这个机会,编出了一套两个人如何在做慈善的时候相遇相知相恋,如何一起经历了战火,如何如何矢志不渝的爱情故事。
    他们的爱情故事感动了无数人,万鼎也通过易世的人设收割了大片的利益,一时间股票暴涨,万鼎成了国内年轻人都想要来工作的公司,似乎在这里工作就可以收获美好的爱情。
    易亦向易世抛出了橄榄枝,希望他可以带着青落回来露露脸,参加一些商业活动,并且告诉他,只要他回来,他们就可以认可青落。之前两个人只是低调的领了证,他们会为二人办一场轰轰烈烈的婚礼。🅿?o?c.co?(po18)
    易世嗤之以鼻。
    这个家族还在榨干着他的剩余价值,可他早就什么都不稀罕了。
    =
    易世再遇见秦尧的时候,差点没有认出来他。
    昔日周身贵气不可一世的他,如今全身透着一股颓废,身上的衣服也早已不似从前那般非名牌不上身。
    不过就算是地摊货,秦尧穿得倒还整洁,只是来不及打理得胡渣和布满血丝的双眼出卖了他的落魄。
    当时他出事的时候,易世正是在孤身寻找青落的失联状态,对于他当时的困境完全不知道。后来他知道了消息,偷偷回了趟国,想给秦尧寄一笔钱,却怎么也找不到他的踪迹了。
    那时候苑鸢通过青落找到他,希望如果有一天秦尧去找他,他可以第一时间告诉自己。
    易世虽然知道他们两个的事情自己的哥们儿也有错,却仍然对苑鸢充满了抵触,没好气的说:“你用不着对他愧疚。”
    可是易世自己是愧疚的,在哥们儿最需要自己的时候,自己失联了,自家的老爷子和大哥都没有出手。
    他都想象不出来秦尧是怎么熬过去的。
    “还好你家没出手。”秦尧有点疲惫的说,“你不知道,跟我有点交情的,当时刚一有动作就被拉下水了。我家都跟我断绝法律关系了,我这摊浑水,你没赶上一起蹚,真的是件好事。”
    “但是我大哥也不能这么做啊。”易世赌气,从青落的事情就一直在和自家大哥赌气,到秦尧这里,简直更加无法原谅他了。
    “你还记得你大哥打的那五年官司,你去接手万鼎总部的那几年吗。”秦尧想了想,还是决定把自己知道的都告诉他。
    易世一愣:“这有什么关系?”
    “康朝想垄断国内的市场,是先从你家下手的,你家老爷子那时候就看出来了,易亦去国外避风头,顺便把手里的权利向你这边过渡,到时候很多事情康朝都抓不到把柄。”
    秦尧说到这里突然叹了一口气:“我一直知道你不喜欢康朝,也不知道是因为老爷子慧眼识人,从小对你潜移默化的教导,还是巧合。”
    易世有点恍惚,他也想不出来为什么,只是看到康朝就很反感,不喜欢他的做派,到底是老爷子的言传身教还是他自己的直觉,他也说不清。
    “所以你哥听说你要为了个女人舍弃一切还不知道要去哪的时候他有多生气。”秦尧接着说。
    “你确实不用承担你家的什么责任,因为你大哥都帮你担着了。但他忍辱负重五年,逼着你接手这些,就是为了防着康朝突然发难,你们兄弟两个彼此也好有个照应。”
    易世陷入了沉默。
    这些年对大哥的怨气在秦尧的一番话里不知不觉地化了开来。
    “所以你也不用埋怨你家老爷子和易亦,他们那时候也算是自顾不暇,更不用提还对我伸援手,拉我出来了。”
    两个人坐在店里又谈了一会儿,易世问秦尧现在有什么打算。
    秦尧眼里是浓浓的戾气:“当然是要报仇。”
    易世想了想,说:“你知道苑鸢她现在对你的歉意,而且她这几年跟着康朝也算是知道一些他的底细了,你可以通过——”
    易世的话说到一半,秦尧的眼睛里已经要滴出鲜血:“你别提那个女人!”
    秦尧可以接受自己的女人在他没有利用价值之后,转身投入他敌人的怀抱,他没办法接受的是,自己的女人竟然早就已经是敌人的枕边人了。
    就算他明白,苑鸢没有做过任何出卖和伤害自己的事,甚至在他出了事之后还用了偷偷用了康朝的人脉帮他跑关系。
    可是这个女人难道不知道吗?
    她上了别人的床,就是对他最大的背叛了。
    “你不想利用她,那就至少接受我们的钱吧,没有钱你现在能做什么?还谈什么复仇?”易世等着秦尧慢慢平静下来,说。
    “呵,你们。”秦尧冷笑,“你这是娶了她的闺蜜,就跟她是一家人了?照这样你是不是得去和康朝攀亲戚?”
    易世没有理会秦尧言语中的刺,平静地说:“我们都是你的故人。”
    “都是真心对你的人。”
    秦尧像是被触动了,过了一会儿才缓缓开口。
    “我喜欢胸大腰细屁股大的女人,是因为我觉得只有这样的女人才能作为我成功人生的战利品。”
    “我没有真心对过她,我又何时要求过她真心对我。”
    “当如今我被人踩到泥里,曾经的战利品成了敌人的战利品,她还要用她自己的钱来帮我,你觉得我可能接受么,我看到她会是什么心情?”
    秦尧现在什么都不剩了,只有这一点点可笑的自尊,他不能丢,丢了他就什么都不是了。
    易世看着秦尧陷入自己的执念里,也不再多劝,只拍了拍他的肩膀:“那你去拼吧,你只要记得,累了的那天就回到这来,有我的一口饭就绝对饿不着你。”
    秦尧故作爽朗地哈哈一笑:“作为一个男人,怎么能去吃软饭!”
    易世皱眉,食指掉转过来,指了指自己的鼻尖:“我?”
    秦尧看着易世的眼睛,表情是难以想象的认真:“阿世,那是你有福气,我没有这个福气。”
    “你有我就是有这个福气啊。”易世笑了,眼睛弯弯的,“我带着你一起吃我女人的软饭。”
    不知为什么,这么窝囊的一句话,却突然让秦尧的眼眶突然发酸,他点了点头,按了按易世的肩膀,说:“嗯。到时候我一定来找你,一起吃软饭。”
    他知道秦尧不会再回来了。
    有些人生来脊梁就是直的,让他弯腰就是将他折断。
    即使他错了,只要他还活着,他就永远不会悔改。
    但是不懂得卧薪尝胆的复仇,怎么会成功呢
    易世看着他的背影,仿佛看到了他的结局
    可他什么都不能说,因为他知道秦尧现在什么都听不进去
    这几年来,苑鸢的交际网渗透了东南亚,中间的利益盘根错节,竟然还能打康朝一个措手不及,如果当初不是她出了手,秦尧根本都不可能被假释。
    可是她的帮助对秦尧来说是耻辱。
    易世不知道秦尧和苑鸢之间究竟是怎样的感情,苑鸢拜托他帮助秦尧的时候,眼里的悲伤也做不了假。
    秦尧曾经有过这么多的情人,想要独占的却只有这一个人。易世不是不知道秦尧是怎样的人,遇到好玩的他也不是没和别人分享过,而这次他却用了“背叛”,还有他提起苑鸢时的愤怒,让易世想起了从前的自己。
    那时候自己不懂对青落的感情,不理解牵挂与心痛,只能用愤怒表达自己所有的情绪。
    他突然为秦尧感到担心,如果有一天他像自己一样醒悟过来,苑鸢见过的世界只将会更加广阔,那时,还能不能记得最初的这个他呢?
    青落从店里走出来,看见易世正呆呆的坐在伞下望着自己,朝他扬起了一个好看的笑容。
    易世的心顿时被温暖充斥。
    他想,秦尧也许不会拥有和他同样的命运了。
    因为他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幸运的人。
    他在懵懂无知的时候爱上的人,不是别人,是青落。
    是这个世界独一无二的青落。
    东都大酒店被接管了,1708被拆了。只有15层作为主题房间被保留了下来。但是那些需要重金打理的植物,以及其他房间需要重金维护的东西都被换成了仿制品。整整一层充斥着廉价感,再也找不到秦尧的风格了
    后来他们再也没有回去过东都大酒店。
    在十五楼发生的一切,在1708的每一个夜晚,被时间的浪花冲刷了太多年,已经渐渐地模糊不清了。
    有时候缘起的地方,也没有那么重要。
    物虽非,人仍是。
    还有什么,比这更重要的呢。
    首发:yuzんàiwu.pw
    --
    ΠáΠъêishu.?om 番外  -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