ρo18f.co? 隔壁《山村情事》番外001-新婚
底色 字色 字号

ρo18f.co? 隔壁《山村情事》番外001-新婚

    被迫向公爹借种后…… 作者:洛神077
    po18f.co? 隔壁《山村情事》番外001-新婚
    十里红妆醉不负卿,万盏灯火照夜天。
    蔡府上下人来人往,宾客络绎不绝,丫鬟仆人早已忙成一片。 而房间内,红烛摇曳,气氛极为静谧。
    蔡青山身着一袭大红色锦缎红袍,系着金玉腰带,头发梳的一丝不苟。 芸香端坐在床边,凤冠霞帔,红艳艳的盖头,宽松的喜服也遮不住窈窕动人的婀娜身段。
    虽然他们二人早已有了夫妻之实,同处一室见怪不怪,但此时却紧张的有些难以呼吸,不知是因为紧张还是因为这来之不易的团圆时刻。
    蔡青山屏住呼吸,拿起桌子放着的喜秤,慢慢走到床边,将身体凑了过去,颤抖着手轻轻掀开盖头。
    此时的芸香脸上摸着淡淡的胭脂,白里透红,朱唇微点,与平日不施粉黛的清纯模样不同,此时的她多了一层妩媚妖娆动人心魄的味道。
    交杯换盏,几杯美酒下肚,竟被这红烛摇曳的有些醉人。
    “娘子,你今日真美。”蔡青山看得两眼发直,喉头不自觉地滚动着。心里更是庆幸自己早日抱得美人归。
    “夫君又不是第一次见我。”看他这副饿狼的样子,芸香羞涩的低头,抿嘴偷笑。zájiáosんu.com(zajiaoshu.com)
    然而不待他亲得一口美人,门外的军中同僚已在高声大呼,“老蔡,盖头掀完没,快出来喝酒!别娶了媳妇忘了兄弟~快出来喝酒,今晚咱们兄弟不醉不归!”
    蔡青山无奈,只得在芸香的胭脂红唇上重重的亲了一口,“等等我,先别睡。”说着就走出了新房。
    -
    等到快子时,蔡青山才终于从酒局上脱身,踉跄着步子,打开了的新娘子的房门。
    刚进门就发现芸香蜷着背,姿势怪异的躺在床上,他急忙走过去,“娘子,已经睡了?怎么不等我……”
    男人带着微微的酒气和凉风靠近,芸香听到他的声音,撑着身子坐起,无力地抑制着身体的颤抖,抬头,半天才确认是他,开口道:“夫君……”
    一抬头,蔡青山就怔住了。她小脸潮红,挂满了汗,嘴唇轻抖,像是在极力忍耐什么,连眼眶都泛红了,这状态明显不正常。
    他的酒顿时醒了一大半,赶紧伸出手扶住她不断滑下去的身子,问:“娘子,你这是……怎么了?”
    身子仿佛再也支撑不住,芸香紧紧揪住他前胸的衬衣,抽抽噎噎着道:“我……我好像生病了,我好难受……呜呜呜……”
    蔡青山明了。伸手探向她的额头,却并未察觉出有异样的灼热,心下奇怪:没发烧呀,难道是刚刚喝的酒,在蔡家村的时侯,她就因为多喝了两杯酒结果挨了一顿肏。
    来不及多想,蔡青山扶稳了她,低头安慰:“放松,你先躺着,我去找大夫看看。”说罢,便转身要走,却没走成。因为女人娇软的小手依旧死死地抓着自己的喜炮,扭着娇躯,一个劲往自己身上蹭。
    蔡青山刚忙再次扶住芸香,却见她额角的发已经汗湿,一缕缕贴在苍白的小脸上,挺翘的鼻头和脸颊散着不正常的红,秋水似的眸子里泛着雾气,双瞳抖动,似难以聚焦。
    出神间,她已经顺势将脸贴在蔡青山的手掌上摩挲,发出轻微的叹息,咬着唇开始低低啜泣:“别,别走……”
    芸香似难捱痛苦,抓着自己不放的样子像一只害怕被遗弃的小动物,在诱惑自己抱紧她。她温软的身体蹭着自己轻抖,晃动间一阵阵馨香向鼻尖绕来。蔡青山突然就觉得口舌干燥,血液在血管里不安地贲张,直挺挺的肉棒马上撑的身下发紧发麻。
    捉住她伸进自己衬衣里作乱的手,瞥一眼刚刚喝过的交杯酒,再看一眼不像是简单的发烧的芸香,蔡青山黑脸一沉,瞬间就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心里顿时咒骂,谁他妈给老子媳妇下的药!
    -
    此时芸香已经从蔡青山身上滚到了床上,贴着冰凉的床褥舒缓自己身上的热气。她像个粉嫩的虾米一样紧紧地蜷缩起来,试图抵抗全身上下从里到外的瘙痒,却捱不过,终是忍不住将手滑到胸前,轻轻揉搓自己的双乳,悄悄湿了眼眶。
    她虽然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可她的神智却还清醒。到如今她也大概明白自己得的是什么“病”了,可是她就是控制不了自己,啊啊啊……好想被填满……
    理智的弦终于绷断,她不能自已地将双手合在胸前,大力捏着已经胀到发疼的奶,同时紧紧夹住双腿扭动,摩擦腿间的花瓣缓解穴内的瘙痒。可是还不够,花心不断抽搐,源源不断地吐着淫水,流得她整个腿心和臀缝都是。
    -
    女人如墨的长发铺开在地板上,汗湿的小脸娇艳欲滴魅惑诱人,可眼神却是无助。她的喜炮已经散开,只堪堪遮住身体,小手快速揉搓着被玩弄得发红的奶子、平坦光滑的小腹、不堪一握的腰肢和白嫩的大腿。
    她似是难耐,嘴里喃喃呻吟,双脚抵在地上微微撑起自己的下身扭动,像甩着尾巴的蛇妖。
    真是个小淫娃。蔡青山暗叹,不自觉放缓脚步,压制全身乱窜的热血和微胀的欲望,然后才伸手抱起她,打算给她卸掉身上的簪子,收拾那已经揉的皱巴巴的喜服。
    然而不用他使力,芸香就已经迫不及待地双手搂住他脖颈,抱紧了他,纤细的脖子和一头乌发在空中划出优美的弧度,双腿主动缠上他精健的腰身,让他的大掌托住自己的小屁股。
    心房里的满足仿佛快要溢出来,再也顾不得其他,她仰头吻上他的紧抿的唇。
    -
    她不听话的手来回抚着他宽阔的背,饱满的奶紧压他的胸膛,张开的腿心正好贴着他的肿胀的肉棒,在晃动间相互摩擦套弄,一时刺激得两人都轻叹出声。
    似是发现了男人隐忍的欲望,她竟在他耳边娇媚轻笑,坏心地夹紧双腿,用阴阜贴着他越来越硬挺的性器缓缓顶弄划圈。
    丰沛的淫水很快打湿了男人的亵裤,突出他腿间被包裹住的一大坨。芸香不禁想的心痒痒,用脚跟抵住他的腰窝轻轻使力,让他傲人的驴屌隔着亵裤陷进自己的肉缝里,满足地娇呼:“嗯……啊……”
    黏腻甜热的声音就在耳畔,蔡青山下巴已经绷成了一条线。他慌忙压住她的臀瓣,想阻止她乱动,谁知却恰好让两人的性器重重撞在一起,芸香一下子叫出声:“呀啊啊……好舒服……”
    蔡青山牙根都快咬碎了,加快速度剥掉了二人的衣服。
    芸香不肯依他,抱着他的脖子哼哼唧唧地,就是不撒手,跟个八爪鱼似的紧紧攀住他。他的两只手竟一时不敌她手脚并用。便心下一急,使了点力,想将她从自己身上剥下去。
    下一刻,却被她骑在自己的大腿上,急切地前后滑动屁股,模仿性交的动作,摩擦着阴户,在自己的腿上留下一条条湿痕,而他也能感受到她紧贴着的花瓣和穴嘴,湿润柔软……
    她似是察觉到了男人热烈的眼神,于是动作地更欢快,抱着他有力的胳膊挤压自己的双乳,微眯着眼抬脸看他,眼神无助,张开小嘴吐出这辈子都没说过的浪语:“嗯……夫君好想要……求你了……”
    蔡青山的太阳穴突突地跳,终于,他捏着芸香的脸,将她推倒,压在身下,粗着声音问:“看着我!知道我是谁吗?”
    女人依旧不安的扭动,眼神却没有离开他,软软开口:“嗯……相公啊……一直都知道……今天我们成亲来着……”
    听她这么说,蔡青山心里莫名地松了口气。他低下头,凑到她的唇边,紧紧盯着她,不知她还有几分理智,却仍是认真地问:“跟谁成的亲,你还记得吗?”
    如果她敢说是蔡青松,他非得呕出一滩血来……
    穴嘴被男人硬硬的棍子隔着粗糙的毛巾顶着,芸香的心神早就飘了起来,只想让他快快地插进来,哭喊出声:“夫,夫君……呜呜……求求你……给我……”
    蔡青山理智的弦再也绷不住,自觉多说也无用,垂眼看着她泛着粉色轻轻抖动的肉体,眼角忍不住轻闪,终于褪掉了自己的亵裤,露出狰狞的凶器,抵上她翕动湿透的穴嘴,道:“这就给你!”便扶着自己的驴屌狠狠地刺了进去。
    “啊啊啊啊……”狠狠的戳弄一下就插得芸香弓起身子仰头尖叫,她空虚多时的小穴似久旱逢甘露一般拼命咬住蔡青山的大肉棒哆嗦,在被顶住花心撞击后突地吐出一大口淫水劈头盖脸地射在他的龟头上……
    她实在是太过热情,自诩稳重的人也不禁被逼出粗戾放肆的一面,在狂热的浪潮里迷失,他的整个脊椎骨都为之颤栗,上了头就再停不下来,“呵,小骚货,这就泄了,有这么爽吗?”他低头在她耳边说出下流又让人欲罢不能的话,将下身压在她的阴户上不动,感受她高潮时痉挛的阴穴对肉棒的挤压。
    小女人粉嫩的花穴绽放着,肉嘟嘟的花瓣被淫水打得湿透,无力地倒在两边,花瓣下面咬着肉棒贪婪吸吮的细缝,已经被巨棒撑得圆圆的,紧绷着。
    蔡青山双手撑在芸香耳侧,含住她微张的小嘴,肆意品尝深挖,低声道:“小骚货,老子的肉棒爽不爽……夹的那么紧,你是谋杀亲夫吗……”说罢,也不等她回答,用力吸住她柔嫩的唇瓣,伸出舌头顶开她的牙关,在她的口内搅动。
    “咿呀……”她被动地承受男人的热吻,无力地张着嘴,任由他的大舌伸进自己嘴里,将两人的唾液搅得滋滋作响。渐渐地,她也得趣,便将自己的小舌轻轻探入他口中,舔弄他的,沉溺于这亲密得让人心醉的唇舌游戏。
    因为花穴湿得彻底,芸香被蔡青山那异于常人的驴屌捅入痛楚并不很强烈,很快就被填满的舒爽覆盖。从高潮的余韵中慢慢回过神来,穴内酸得厉害,便不满足于男人的阳具只在自己体内静止不动。于是她哼哼唧唧地抱住他,小手在他光滑的脊背上下摩挲,一边伸着舌头与他的舌尖纠缠,一边弓着身子抬起阴户,主动在他身下扭动小臀儿,含着他硬得厉害的巨铁左右划圈,同时上下插弄,让他的肉物在自己体内旋转,搔弄肉壁。
    “呜呜……奴家好痒啊……夫君,你动一动啊……”芸香受不住地轻哼出声。
    由着她挺穴顺着肉棒贴上来,蔡青山忍住不动,只盯着她迷乱的眼,低声问:“哦?哪里痒?”
    “唔……下,下面……奴家的下面好痒……”芸香诺诺地回答。
    “下面?是这里吗?”蔡青山将粗粝的手掌覆在她嫩生生的肚皮上,恶劣地下压,眼睛里闪烁着邪意。
    “呜呜呜……不是啊,下面啊……小穴啊……”芸香的力气已经用完,这会只能瘫软在他的身下无力呻吟,只留下阴户勉强地抬着,用软软的穴嘴咬住他肉棒的顶端挣扎。
    “说清楚,我插着你哪里?”蔡青山依旧不放过她,用拳头大的龟头戏弄她敏感的穴嘴,卡住她颤抖的阴道口,上下摆臀,让自己的驴屌像跷跷板一样撬着她的穴口高低起伏。
    “咿呀……”男人的动作刺得她再也挺不动下身,浪叫一身,无力地任由穴嘴从他的龟头上滑落,塌在床上,吐出先前被他堵住的泛滥成灾的淫水儿。
    小花穴瘙痒地厉害,她终于忍不住,崩溃地哭叫出声:“夫君,插我的骚穴啊……痒死了……求你插奴家,插插奴家的骚穴……呜呜呜……”
    她一边哭喊,一边不管不顾地胡乱伸手抓住他高挺着的巨棒。
    男人的肉物硬得跟赤铁一样,又粗又大,青筋环绕,她握在手里,不自觉地就感到阴穴内淫水连连,更加空虚不已,于是不由分说地就握往自己穴里送。
    “唔……”蔡青山忍不住低呼出声。一边看她红着脸吐出淫浪的话,一边狠狠地将她的大腿大大分开,一个挺身,将粗硕的性器捅入她的嗷嗷待哺的小穴,开始重重地捣干。
    “插你的小骚穴。”他趴在芸香的腿间,伸直了腿,用自己健硕厚重的身躯压住她,左右握住她的双手扣在她耳边,一边缩着臀顶住她的花心使劲戳,一边张嘴贴住她已经发肿的嘴唇,将自己的舌头送进她嘴里,逗弄她的粉舌与自己交缠,交换两人口中的津液。
    “哈啊啊啊……好棒……要插死奴家了……”芸香圆润饱满的粉嫩奶子被他坚硬厚实的胸膛压扁,挺翘的奶头贴着男人的奶头摩擦滑动。春药的作用下,她爱死了这种粗暴的插干和摩擦,紧紧地贴着他热烈回吻,大张着腿,方便肉棒进出。
    “恩……小淫嘴吸得真紧!”蔡青山狠狠地顶着她的花心不放,一下又一下。挂在凶器下的两颗肉球鼓囊囊的,随着他插干的动作狠狠地拍上女人满是淫水儿的臀缝,啪啪作响,粘稠的淫液沾上他下腹,在他抽出的时候拉出银丝,绵绵不断,随后又在他抽插的时候被狠狠地拍回去。
    蔡青山都没换动作,只用这一个姿势狠狠地干了几百下,便将芸香送上高潮。
    “啊啊啊啊……到了……奴家要到了……咿呀……”快感自阴穴处炸开蔓延到全身,芸香甩着头,抖着穴狠狠释放淫水,迎来了让她四肢发麻的高潮。
    蔡青山眼神炽热,看着身下的女人翻着白眼,无力地张着腿含着自己的大肉棒收缩痉挛,哑声道:“呵,娘子爽到了,夫君还没完呢……”紧接着就拉起芸香的双腿圈住自己的腰,扶着她的腰坐起来,让她面对面地坐在自己身上。
    高潮的快感散去,紧接着就是新一轮的空虚和瘙痒。虽然身体很累,已经几乎提不起力气,可下身还是不由自主地含着男人的肉棒就开始吞吐起来。芸香软在蔡青山怀里,抬头看着他,眼里满是挣扎和羞涩。她知道自己这样急切的动作很淫荡,她也不想这样,可是她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没有了肉棒插弄,她的小穴就火辣辣得发疼,仿佛有一把火在烧一样:“呜呜……奴家还要,还痒……”
    还未发泄的肉棒依旧坚硬,被她饥渴的动作刺激到,蔡青山粗喘着气,粗粝十指捏住她的臀瓣,分分合合,将她的下体往自己的下腹上狠狠地撞。
    芸香的小穴热乎乎的,又湿又紧,里面仿佛有无数小手揪着自己的肉棒不放,他不禁发了狠,在握着她压过来的时候,也挺腰往上顶。
    粗壮的肉棒劈开穴道,碾压扯弄内壁的嫩肉,一直往深处顶去,擦过花心顶开她脆弱的宫口。强烈的抽插有效缓解了穴内的瘙痒,她快乐地呻吟:“啊啊啊……好深,好胀……”身子随着动作向后仰去,她急忙伸出手臂撑在身后,向前送着小屁股,方便蔡青山捏着她捣干。
    这样的动作让两人能轻易看见他们的性器交合拍打的样子。芸香嫩白的腿间伸着一根紫红色的肉棒进进出出,肉棒在插入的时候将红艳艳的穴口顶得凹陷进去,抽出的时候带出她穴内不甘松口的粉色嫩肉。
    --
    po18f.co? 隔壁《山村情事》番外001-新婚  -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