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6 失策了
底色 字色 字号

036 失策了

    林花谢 作者:只今
    036 失策了
    林初撑着宿醉醒来疼得要爆炸的头,想要从床上坐起来,却发现她在一个人的怀抱里,视线向上看到一张熟悉的脸——是谢长庭!林初登时吓得魂飞魄散,一骨碌就从那怀抱里滚了出来,滚到一旁,再抬头就是满脸羞愤的表情与哑着嗓子的厉声质问:“你是谁?”
    谢长庭缓缓睁开眼,捏着额角,慢慢坐起身靠着床栏,然后才抬眸看向林初,看着她演,眼神平静,毫无波澜。
    林初被他看得毛骨悚然,但不得不硬着头皮继续演下去:“你是何人?为何会出现在我的床上?”
    谢长庭突然露出一个讽刺的笑,声音凉凉道:“又失忆了?”
    林初皱着眉道:“我是失忆了,但我不知道什么叫又失忆了。”
    “我的耐心有限,”谢长庭缓缓靠近林初,头一回没有用本王自称,血色很淡的薄唇里清晰而缓慢地吐出最后两个字,“林初。”
    林初霎时瞪大了眼睛,这两个字无疑给她带来了巨大的震撼与惊吓,他怎么会知道她的名字?她从来没有和这里的任何人说起过她的名字。
    不过,没一会儿,林初就想明白了,一定是昨晚喝醉说漏嘴了,可恶,酒后误人。
    谢长庭就静静看着林初脸上神色不停变换,从大惊失色到惊疑不定,再到强自镇定,最后到坦然接受。
    林初不知道她昨晚说了多少,他又知道多少,但反正他都知道她的名字了,还是从她口中知道的,那她再装失忆也就没意思了。所以,林初干脆就不装了。她现在嗓子干得厉害,只想倒杯水喝润润嗓。
    于是,林初直接无视谢长庭,越过他下床去,绕过屏风,想到桌边倒杯水喝,却发现桌上空荡荡的,桌布连着酒菜全被掀翻在地,见此情状,林初隐隐约约回忆起昨晚的一些片段——她爬到这张桌子上唱歌,唱到最后还把自己给唱哭了。
    无奈,林初只能去隔壁房间的桌上捞了一壶水过来,坐到桌前给自己倒了一杯,伺候好嗓子后,林初才隔着一道屏风对还在床上靠着的谢长庭说:“我们谈谈吧。”
    林初决定把话语权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于是她率先开口道:“你知道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吧,所以,我也不是你的奴隶。”
    “那又如何?”谢长庭眉目不曾变动,语气依然冷淡,“你谎骗本王姓名,又自编自导自演了一出好戏把本王耍得团团转,随便哪一桩,本王都可以要你性命。”
    林初沉默下来,这个话题走向和她想的不太一样,她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无声的氛围里,林初边揉着靠近太阳穴处的头皮以缓解那折磨人的头痛,边想着该说些什么好,想了半天,林初终于重新开口道:“我欺骗了王爷,王爷也对我做了许多……就当抵消了吧。”
    谢长庭“哦”了一声,平淡道:“本王对你做了什么?”
    林初静视着谢长庭,对他不要脸的程度又有了新的了解,良久,平心静气道:“王爷对我诸般玩弄。”
    谢长庭笑了:“本王玩的是府上的奴,与你何干?”
    林初又沉默了下来,这人一定要跟她玩文字游戏吗?
    对面,谢长庭又慢慢开口道:“知道逃奴的下场吗?”声线平稳,嗓音悠扬,“剥光了扔到狗窝里,撕碎了再扔到山里喂野畜,死无全尸,尸骨全无。”
    林初微微一笑,颇有些咬牙切齿道:“是我记错了,王爷不曾对我做过什么。”
    “倒是你亲口承认你欺骗戏弄了本王,这笔帐要如何算?”谢长庭继续慢条斯理道,“不如直接把你剥光了扔到山间的狼窝里吧?”
    林初胆颤了一下,耳边好像出现了幻听,听到了群狼对月呼啸。
    不过,林初很快就冷静了下来,因为她知道,谢长庭不会这么做的,要扔早扔了,不然怎么会坐在这儿跟她耗这么久。于是,林初淡定道:“王爷高兴就好。”
    “本王不高兴。”谢长庭声音低沉懒散。
    “那杀了我给王爷助助兴吧。”林初搬出了经典名句。
    “本王还不想杀你,不过……”说着,谢长庭转头对门外吩咐了一声,“带上来。”
    不一会儿,就见时六、时七、时九三人分别押着叶冉、任逍遥和秦可进来了。
    三人皆被五花大绑压着跪在地上,堵住了嘴说不得话,只有眼神可以传达情绪,叶冉的眼中燃烧着愤怒,任逍遥倒是很平静,秦可眼中含泪,懵懵懂懂。
    林初在心里叹了口气,这个剧情还是来了,但表面上还是一副云淡风轻、不为所动的样子:“王爷要杀他们便杀,正好我也觉得人间无趣,可以趁此机会到阴间游玩一番,顺便搞搞基建,或许待王爷百年之后还会看到一个很不一样的地府,到处张灯结彩,喜气洋洋。到时我等一定守在奈何桥畔,敲锣打鼓热烈欢迎王爷的到来。”
    谢长庭抬了抬眸,似笑非笑道:“谁说本王要杀他们了?”
    林初松了口气,问:“那王爷待如何?”
    谢长庭慢悠悠道:“本王惜才,自然是要人尽其才了。”
    很快林初就知道谢长庭是怎么惜才的了,只听他说:“本王买下了万里河山,”说着便指向秦可,“继续由你管事。”
    然后对任逍遥说:“望江楼还是你主事,不过人手要从王府出。”
    最后看向叶冉,忽地笑了:“你能做什么?”
    谢长庭转向林初,“本王不留无用之人,你说说他能做什么?”
    林初默了一瞬,道:“他可以帮忙管理望江楼。”
    谢长庭直接否定了这个提议,指着任逍遥说:“望江楼有他和本王的人,不需要他。”
    林初知道谢长庭真正为难的不是叶冉,而是她。几息之后,林初叹道:“好了,我知道了,不用再说了,放了他们,我跟你回去就是了。”说完林初顿了顿,又道,“但我不能就这么跟你回去。”
    谢长庭神情淡淡地看着林初,不置一词。
    本着你为难我,我也为难你的心态,林初故意刁难说:“我要你八抬大轿迎我进门。”
    话落,林初没从谢长庭脸上看出一丝为难来,反倒见人笑了,笑如寒梅绽放,暖意增生。还听人温声道:“好。”
    林初眼皮骤然抬高,有点难以置信,这,这就答应了?没有一丝负担的吗?不用讲门当户对的吗?
    “带出去,放了。”谢长庭收起短暂的笑意,转头对时六几人淡声吩咐道,“备车,去晓月山庄。”
    一路上,林初沉默着,暗恼:失策了。
    --
    036 失策了  -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