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页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38页

    穿回原始部落当首领[基建种田] 作者:七团毛茸茸
    第38页
    等到大部分野人们,都吃的差不多了,钧小南站在山洞正中央的大石头底下,拿着笔记本和铅笔,准备发放工资。
    刚才趁着众人休息的功夫,她简要的跟各组的小组长,核对了一下工人们的工作情况。
    确认了没有偷奸耍滑的,才放心的在本子上记录好。
    没过多久,野人们就很快聚集了过来,这可是第一回 发工资!那能不兴奋嘛!
    “烧,炎部落,今日的工时是7个小时,工资7块钱,确认没问题,就在这里签个字。”
    “哦,哦哦!”
    叫做【烧】的成年雄性,其实没太听懂钧小南说的什么意思。
    但也没多想,他就根据指示,用所谓的铅笔,照着自己的身份号码牌,在本子上画了一个自己的名字。
    然后,烧的手里,得到了...7个硬币?
    “南,这是啥?不是说发工资吗?”
    “早上咱们解释过了的,这个就是工资,叫做钱,可以去那边的商店买东西的。”
    南崽指着靠近山洞口的一个简易货架子,无奈的摇摇头。
    她就知道,早上开会的时候,除了燃部落的人,基本都没好好听!
    不过这也不能全赖他们听讲注意力不集中,南崽自己也经常忘记这些外来部落的野人,和燃部落他们已经适应了蓝星现代物品的野人不一样。
    接受新鲜事物,是需要一个过程的,她以后得记得再多强调强调。
    “这个‘钱’就代表东西,能换得食物,衣服什么的,巴拉巴拉...”
    小石头正好站在烧的身后,对着他连比划带说的,好容易给人教明白了,烧乐呵呵的去商店买东西了。
    “石,燃部落,工时是7个小时,基本工资7块钱,小组长岗位工资1块钱,确认无误再签字。”
    由于燃部落的族人,作为小组长,要负责每隔一个小时清点小组内人数,领取发放食物和工具等等,所以比其他部落的人,每天多1块钱的岗位工资。
    ...
    “坡,土部落,工时7小时,工资7块钱,确认没问题,就在这里签个字。”
    坡懵懵的,看着手里刚拿到的7个钢镚儿,机械性的走到了商店前面。
    这几个镚儿镚儿有啥用,这就是工资吗?
    不过燃部落应该没有糊弄人,他刚才看到炎部落的烧,从商店换了一大袋子的肉干走了。
    要不...他也去试试吧?
    ...
    “你好,请问你要买什么东西?”
    【岑】是燃部落的雌性,已经150多岁了,她儿子儿媳和孙子,白天都去工地干活儿了,她没什么事情干,就来应聘当了售货员。
    别看她年纪大,脑子可一点不慢,算术学的,比很多年轻雄性还厉害呢!
    “哦,哦,要买什么,买什么...我要买糖果!”
    坡看着货架子上的各式各样没见过的商品,简直是眼花缭乱,一下子被问懵了。
    好在他还记得,答应了儿子要给他带糖果回去。
    “糖果有货,一罐10块钱。”
    坡将手里的工资递过去,却被拒绝了,因为对面的老雌性告诉他,这是7块钱,还少3块。
    坡有些不高兴了,这个燃部落给的工资,也太少了吧,连买一罐子糖果都不够。
    他又指向了货架上的肉干,其他的不认识,就这个认识。
    刚才炎部落的烧,也是买的这种,那他的工资肯定够花。
    “这个肉干多少钱?”
    老雌性岑顺着坡指去的方向确认了一下商品,回答道。
    “一袋子肉干5块钱,不过袋子要单买,1块钱一个。”
    小商店售卖的袋子,也是用水蛇皮做的,样式和之前的书包差不多,但是所装东西的体积,要比之前的书包小一半。
    是钧小南之前发布任务,燃部落的族人们手工缝制的。
    燃部落这一冬天捕鱼的时候,积攒下了大量的水蛇皮,完全不用担心不够。
    可即使袋子容积小了一半,那所装的肉干数量也不少了,足够3个成年雄性,2天的食物了!
    坡震惊了!原来糖果是这么珍惜的东西吗!
    他不懂“贵”这个字的概念,只是觉得,水蛇皮这么难得的东西,居然只要1块钱!
    还有肉干,那可是活命的食物呀,这么多居然也只要5块钱!
    可是糖果那么一小罐子,怎么卖10块钱的?好,好多钱呀...
    “你快一点,我还要买呢!”
    坡犹豫的时间太久了,后边排队买东西的野人开始催促他。
    “那,那我要一袋子肉干,再加上一个袋子。”
    匆匆交付了6块钱,坡手里攥着剩下的1块钱硬币,拿着一袋肉干,回到了妹妹家居住的地方。
    ...
    “阿兄,你怎么买了这么多肉干呀,现在天气热起来了,部落里每天都会发放三餐,吃不了肉干会坏掉的呀!”
    云看到自己的兄长坡买了许多食物,非常的不解。
    坡也很困惑:“不买食物,那买什么呀?”
    “买衣服,笔和本子,香皂,餐具,等等很多东西都可以呀!”
    看着兄长坡,还是很迷惑的样子,云想了想,一拍自己大脑袋。
    嗐,忘记兄长没有长期生活在这里,不了解情况。
    “阿兄今日你过来就去工作了,太匆忙,没来得及跟你解释。”
    --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