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页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192页

    穿回原始部落当首领[基建种田] 作者:七团毛茸茸
    第192页
    6月中旬,红色大陆和橙色大陆连接到了一起。
    10月底,蓝色大陆和紫色大陆连接到了一起。
    但也许是两片大陆合并之后,对野人所需要的教化程度更高。
    也许是两片大陆的参与者们之间,相互争斗的异常激烈。
    总之,一直持续到了当年17月,钧小南补给大厦一层的巨大显示屏中,也没有再收到新的通知信息。
    在马上要过去的这一混沌年之中,东南西北的四个城镇的野人们,不但认真学习文化知识,勤奋的锻炼武艺,大力的发展农业,还会抽出人手,适当的开发城镇之外的土地。
    曾经横跨南北的天堑—脊地山脉,早已经被建筑队的工人们挖开,截成了一段一段的高山。
    脊地山脉其实是一片宝山,靠南的一部分,有很大面积都是煤矿。
    靠近中部的地区,甚至发现了石油。
    在脊地山脉最北边的地方,勘探队的研究员,还找到了多种稀有金属。
    目前学校中,除了最晚上学的盆地部落野人还在上小学,其他快班的野人们,都已经进入了高中课程的学习。
    大家的文化水平上升了,各个工厂的科研员们所研究的技术,也越来越精密了。
    自打发现石油之后,工业的发展速度就更快了。
    尤其是,野人们并不是自己从零开始研究,而是踩在巨人的肩膀上,学习过蓝星的各种书籍后,根据理论照猫画虎。
    制造业的水平是所有行业里提升最快速的。
    野人们找到了一种海洋藻类分泌的胶状物,可以加工出容易降解的类似塑料制品。
    有了这种防水防高温的绝缘材料,电线很快就被大批量的生产出来了。
    东南西北四大城镇,都安装上了点灯。
    取暖和做饭,也更多的采用了电能。
    这些电能来自脊地山脉剩余山峰上的高大风能发电设施,供能稳定,还环保。
    自从南崽让建筑队吭哧吭哧给脊地山脉弄出了好几个大豁口,整片绿色大陆的气候就变得温和了起来。
    过去冬季的时候,西部要明显比中部地区冷。
    而干旱降临,中部地区又会难以增加降水。
    现在海风和寒气可以从脊地山脉的豁口处轻松通过,西部地区冬季气温明显的上升了好几度,中部地区也不用担忧缺少降水,或者雨水太多排不出去了。
    而且在这四大城镇之间,南崽还沿着海岸线,建造了一条圆形的闭合环路。
    西部城镇主要负责整片大陆的军事训练,南部城镇主要大陆的能源供给和各种制造业,东部城镇更是变成了新的农业基地和药材基地。
    曾经潮湿阴冷的盆地地区,被开发成了巨大的农业宝库。
    这里全年相对湿润气温稳定,最适合一茬茬的大批量种植粮食了。
    而北部城镇,则是最有可能直接对上青黄大陆的城镇,平时会由其他三个城镇轮流驻军,并不会发展工业或者有常住居民。
    四大城镇紧挨着大海的地方,全部都建造了易于船只停靠的港口。
    现在各处港口都存满了巨大的船只,仅仅一艘,就能容纳500名野人。
    每天上午,都会有远洋队员们乘着大船,在附近的海域里巡逻。
    这些海军,是绿色大陆野人们遇到危险后的第一道屏障。
    这些船只,是所有野人保命的最后通路。
    ...
    很快,春暖花开,到了新一年的4月。
    眼看着马山要进入夏季,钧小南补给大厦的显示屏中,依然没有信息发来。
    马上就要24岁,南崽的身高这几年也窜高了不少。
    少女身姿挺拔,面容清秀,可一双眼灵动又威武,让人忍不住不敢轻视。
    可少女最近却有些茶饭不思,整日骑着愈发雄壮的大鸽到远海处四处巡视。
    依照他们绿色大陆目前的发展状态,如果还是七个参与者相比较的话,南崽甚至有信心能排到第一。
    可现在已经不是七个大陆的参与者相互竞争了,而是四个。
    看来不到两片相连大陆上的参与者决出胜负,是不会再有新的变动了。
    最近夜间的时候,不知为什么,钧小南总能想起一年半以前,青色大陆经过他们绿色大陆海域之时的场景。
    对方海岸上一群野人士兵的正前方,有一名男子颇为显眼。
    男子身形挺拔健壮,身上所穿的不是普通士兵那种粗糙的铠甲,而是现代气息非常浓郁的得体军装。
    军装的款式,钧小南总觉的非常眼熟。
    好像...好像在她的补给大厦某件商铺里见过。
    深绿色的军裤底下,是一双易于行走的军靴,军靴侧面还放着锋利的匕首。
    但这些,都不是让钧小南记忆深刻的地方。
    让她总是难以忘怀的,是对方的眼神。
    男子的眼神锐利又攻击性强,总给人一种很沉重的压迫感。
    但钧小南却总觉得,这个人的眼神太眼熟了。
    就好像,好像她从小到大见过很多次一样。
    印象中,这双眼从儿时起,到少年,再到成年,是逐渐从有些忐忑,变得平静无波的。
    但应该不可能是他...哪里有那么巧合的事。
    再说了,当是在商厦门口她穿过来时,他们已经因为顾家的事很久没有心平气和的见面了。
    --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